动态新闻:
全国商标受理、先做人后做事,态度决定一切!成都厚广知识产权代理有限公司为您提供全方位知识产权代理服务:商标业务、专利业务、公司登记注册、版权登记、条形码业务等。欢迎垂询咨询热线:18008077028、13980977703、02866621633、02861301386我们竭诚为您服务
当前日期:
当前位置:首页 > 案例分析

“三星堆”多个商标被抢注注册费几百元转手叫卖几百万

发布时间:2014-06-17   浏览次数:2255

 

三星堆博物馆启动全域保护措施,将申请国际注册

 

近日,一个名叫曾德先的人,通过微博转让“三星堆”商标。商标注册人是德阳市一个商标事务所,而非三星堆博物馆,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自称“猎标人”的曾德先,手里握着多个“三星堆”商标,“至少也要卖两三百万”,曾德先说。

 

“他跟我们接触过,想我们把这些商标都买回来,但我们拒绝了。”三星堆博物馆负责商标事务的钟科进说。

 

商标被抢注

 

“三星堆”启动全域保护

 

“我们三星堆管委会2003年成立,随即就展开了‘三星堆’系列商标的注册工作,当时共申报了44类。”三星堆博物馆林维介绍,虽然申报了这么多,但不是所有的子选项都注册了。

 

“每个大类一般只选10个子项目,多选一个就要多给钱。”钟科进说,要是把所有子选项都申报完,估计要花上百万元。

 

三星堆博物馆副馆长朱亚蓉介绍,得知“三星堆”部分商标被抢注后,三星堆博物馆随即启动了全域保护措施,“目前已经委托成都一家商标机构全面梳理,全域保护,并将申请国际注册。”

 

自称“猎标人”

 

曾抢注“华西汽车”

 

“我们这些商标都是捡漏来的,正当渠道。”曾德先并不认为自己的行为有违规的地方,“我们是专业的商标机构,我们更关注那些已经出名但后来到期没有续展注册的商标。”

 

“网罗优秀人才的是‘猎头’,我们是‘猎标人’,四处搜罗被遗忘的知名商标。”曾德先说,除了“三星堆”系列商标,他手里还握有“川粮”、“西康”、“天果”等商标。“川粮”原为四川广安一家酒厂持有,“西康”商标原是青海西宁一家酒厂持有,“天果”商标是河南新乡一家粮油公司所持有,这些都是到期没有续展注册而被曾德先“捡漏”的。

 

“这些商标我都在寻找买家,想要转让出去。”曾德先说,有人给1万元买西康商标,“也太小看这些商标了,再加一个零我都不考虑。”

 

在商标“捡漏”中,也有让曾德先很郁闷的时候,“华西汽车”商标至今都还没有寻找到买家。“华西汽车”商标原由一汽客车(成都)有限公司持有,因商标过期未续展注册被曾德先获得,后者将商标续展专用权延至2018年。“我去找他们谈,开价50万转让给他们,但他们没有接受,最后就不了了之了。”曾德先说,这是他从业生涯中一个很失败的案例。

 

注册费800

 

转卖利润高但成交少

 

三星堆博物馆副馆长朱亚蓉说,“我们对这种抢注商标行为表示谴责,但也希望商标能够用到实际当中,真正名符其实。”

 

“我也想让商标在实际中得到很好的运用。注册商标后,我就和相关领域的企业洽谈,比如‘三星堆’种子商标,我就和广汉当地一家种业公司洽谈了,他们很感兴趣。”曾德先说,还有酒、茶等商标,都在寻找合作方,“但目前的效果不理想。”

 

“他抢注这些商标就是为了转卖从中谋利。”钟科进说,曾德先曾经通过相关渠道和三星堆博物馆联系过。“暗示过我们,只要花钱,他就把商标转给我们,但我们不愿接受这种方式。”

 

对于钟科进的说法,曾德先并不避讳。“我是个商人,我现在的工作就是‘猎标’,这也是我的生计。”就所持有的“三星堆”系列商标,曾德先说,“整体打包转让的话,至少要两三百万。”谈到他注册这些商标的成本,曾德先毫不掩饰地说,“直接成本800元一个大类。”

 

“三星堆”系列商标

 

不同主体掌握

 

在曾德先的商标事务所对“三星堆”系列商标进行申请注册初审公示的最后一天,三星堆博物馆方面提出了异议,并将异议书直接递呈国家工商总局。

 

“我们还是慢了半拍,已经有多个商标被他注册成功了。”钟科进遗憾地表示。

 

在国家工商总局出具的一份“三星堆”商标异议裁定书上说,“已有多家企业将‘三星堆’文字作为商标在不同的商品和服务项目上申请或注册,尚无证据显示这些商标的注册使用已与异议人发生联系并产生不良影响。”

 

早在三星堆管委会成立之前,就已经有多家企业注册了“三星堆”商标。最早注册“三星堆”商标的是四川三星堆名酒酒业有限公司,申请注册时间为199077日。此后,四川广汉三星堆艺术品有限公司等先后成功申请“三星堆”商标。

 

通过网上企业基本信息查询,输入“广汉市三星堆”、“广汉三星堆”,关联企业共有28家,分别有酒店、旅行社、水泥厂、酒厂等。

 

政府主导层面的“三星堆”商标注册也随即启动,1999年,在三星堆管委会成立之前,广汉文化旅游局下属的广汉三星堆文化旅游产业开发有限公司申请注册了“三星堆”部分商标,这些商标中的部分后来到期未续展注册被曾德先“捡漏”。

 

林维介绍说,一些“三星堆”商标被人为添加一些文字来避开侵权,如“三星堆一绝豆腐干”、“三星堆古酒”等。

 

“我们不会花钱去将这些商标找回来。”朱亚蓉说,希望这些商标能够得到较好的利用,不会对“三星堆”品牌产生不良影响。

 

律师说法

 

抢注“三星堆”商标不违法

 

律师介绍说,之所以存在商标被抢注的行为,是由于我国将注册而不是使用作为取得注册商标专用权的途径,我国的商标注册适用申请在先原则,而不是使用在先原则。两个或者两个以上的商标注册申请人,在同一种商品或者类似商品上,以相同或者近似的商标申请注册的,初步审定并公告申请在先的商标。

 

这种专业的商标机构,他们注册一个商标大类的话,也就几百元成本。但他注册了该商标多不是以使用为目的,大多是转让获利。即便是侵权了,他的违法成本也是很低的。目前我国只有驰名商标、地名等比较少数的是不予注册和禁止使用的,加上是申请在先原则,所以被抢注事件多有发生。

 

“三星堆”不是驰名商标也不是地名,被人抢注是不违背相关法律法规的。这也给新创业的企业、景区等提了个醒,要有品牌意识,通过注册商标来保护自己的合法权益。建议三星堆博物馆在更多的领域注册自己的商标,避免被一些诸如兽药、鼠药等产品注册,为“三星堆”品牌本身带来负面影响。